而是两极和其他,都以给石川的圈套
分类:关于娱乐

第一集,当被害的女主人告诉石川安吾,谁是凶手时,有网友大喊,太犯规了,哪有这样开外挂的?这还是推理剧么?这还是悬念剧么?都知道凶手是谁了,还让我们看什么?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以为这是另一个版本的古畑任三郎,直接告诉我们结果,一个公式的答案,接下来,只要静静的看着主角如何推理出一个完整的过程就好。
第七集以前,石川一直很顺利,依靠这种能力,凶手被绳之以法,淹没的真相被公之于众,虽然手段旁门左道,但看起来没问题,毕竟结果实现了,过程似乎不重要。
他越发依赖这种能力,食髓知味。
但过程,真的不重要么?
锁定犯人后,为什么需要审问?为什么需要证据?人证物证证据链……鼎鼎大名的辛普森案,宣判结果曾引起一片哗然,很多人都在说,明知道他是凶手,为什么不抓他?
明知道?
谁知道?
除了凶手,其实谁也不知道。
原来大家所看到的,只是凶手有意识或者无意识或者疏忽间,让你看到的。
而凌驾于真相以上的,还有权力,还有程序。
第七集,后天的开挂拼不过先天的开挂,证据被湮灭了,公权力斗不过私权利。
辛普森案,败诉的理由,仅仅是手套证据采集的非程序性。
大结局篇,玩具大叔将绝对的邪恶玩弄到无懈可击,没有动机,没有物证,没有人证,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口口声声这世界因为有了邪恶才有了正义,有了黑暗才有了光明,仿佛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另一个角度的正义。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作恶,石川撞破了自己脑袋,栽赃了头发,却只能眼看他逍遥法外。
邪恶可以为所欲为,正义却处处受掣肘。多么的不公平?
可是我们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不公平,还能够安慰自己的,看,我们毕竟不知道事实真相,也许真有隐情也说不定。
然而石川没有这个机会。
法律的游戏规则是,必须通过程序正义来实现事实正义,即使石川清楚的知道谁是凶手,仍然必须遵循这个游戏规则,他不遵循,身边的人也会逼着他遵循,也逼迫他游走在正义与邪恶、生与死的边缘。
最后一集,各方人士都对石川进行各种劝诫。情报老头说,只有绝对正义才能制裁绝对的邪恶,看起来,这句话没有问题,然而绝对正义出现以前呢?你只能等。而等待的过程,就是看着更多无辜的生命丧生。如果是这样,那还是正义么?这实在是一个无法说服石川的命题。
就像大侦探波罗,那个永远可爱的比利时老头,帷幕一书里,当世故如他,聪明如他,都对凶手无可奈何。他再也无法保持中立,亲手制裁了凶手,却因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选择了自杀。
多么相似?
能够看到被害人,我曾以为这是石川的幸运,7集以后,我才发现,这是他的悲剧。
想追求多大的正义,就必须直面多么黑暗的阴影,当他无法面对时,就只能面临被黑暗吞噬。
如何从量变到达质变,如何在一瞬间颠覆你所有的认知?
第九集的最后五分钟,做到了。

文/光央 看Border的契机是一位日剧同好在微博上说:“Border要出SP啦!编剧终于要把三年前的开放式结尾续上了!”我是个什么人呢,如果你告诉我某剧怎么happy ending怎么好看、我多半是不会去看的;但如果跟我说某剧是个坑,那我就……一边扭捏做作地说“讨厌啦”、一边心满意足地跳进去、看完之后再贱兮兮地哭着说:受不了了这tm怎么是个坑啊! 这就是我、一个抖m又强迫症的日常。 来豆瓣标注在看时,我刚刚看完第一集,嘀咕着这剧也太鬼扯了。比起小栗旬在剧里见鬼,评分8.4才真见鬼啊。虽然也有一些推理作品是开头就讲了凶手是谁的,但通灵开挂、情报开挂、再加上两个能黑进任何系统的程序员开挂……这还有什么可拍的啊摔!恶势力你们还不快快低头!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我脸都打肿了。随着剧情推进,我发现我的大前提错了:这不是一个推理剧,是个伦理剧啊。 站在伦理剧的前提下来看,事情就变得容易理解了。编剧之所以给男主角各种buff加持,是为了给他造成一个极端的情况:上帝视角。在本剧中,超能力并不是作为外挂出现,而是一种环境压迫、逼迫着作为刑警的石川对于证明真相的不得不为。多数观众对本剧的一集弃是因为,我们都会向往超能力、以至于认为有了超能力就是故事的终点、没什么好看的了。但我们常常忘记超级英雄界的一句名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拥有上帝视角的只能是神本尊,平凡人拥有了神的能力、便要背负神拯救苍生的责任。 对于普通人来说,面对诸如辛普森杀妻案的裁决,尚可以用程序正义来宽慰自己:非法证据的排除真是文明法治的进步,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be seen to be done哇。万分之一辛普森不是凶手呢,那岂不是免除了一个聂树斌的悲剧吗? 但这种说法对于石川是行不通的。(因为他不知道哪天一觉醒来有命案发生,就会有像宫藤官九郎一样话痨的死者冤魂对他说:不抓住真凶我就一直一直缠着你哟!——哦不对)因为与死者对话的能力总是先行告诉他谁是凶手、更有甚者凶手(both活的和死的)自己蹦出来跟他嘚瑟:是我杀的哦就是我杀的哦,你来打我啊~ 凶手都这么贱了,我要是石川我也不能怂啊。于是他找人冒充目击证人、窃听嫌疑人、溜门撬锁往凶手家里放点毛发,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栽赃凶手……程序正义本是法治文明发展至今的结晶,却成为了他为死者沉冤昭雪的绊脚石。 石川为了抓获真凶所用的种种手段已经触及司法执法公正和伦理道德的禁区。那些即使动用手段也抓不到的犯人就如同试卷上的证明题,如果解不出步骤,知道结论只会更令人抓狂。对于每日被冤魂投告、渴望实现正义的石川来说,破案都是暂时的,过程中的挫折、不能逮捕犯人的无力才永恒的。情报老板、女验尸官、组长上司或出于人生经验、或出于细心观察,都不止一次地提醒过石川:谨慎行事、不要越界、不要被痛苦所支配。 但是在本剧前半程,石川的挣扎似乎更多来自于对案件内情的惋惜而非执法的无助,因此人物的痛苦挣扎尚不明显。第7集剧情急转直下,来自真相的正义没有战胜政治强权;第8集则直接借组长市仓之口为第9集和主题做了铺垫:做警察二十多年最痛苦的当然是破不了案;没有动手抓鸭川指挥官是苦于没有证据。 故事讲到大结局,出现了另一种和“上帝视角”相抗衡的极端假设:完美犯罪。前者代表绝对的实体正义,后者则假设了绝对的程序正义。剧情由此上升到了一个法律哲学的层面:为了实现实体正义,是否可以牺牲程序正义? 配合极端情景假设的是极端的人设:石川是一个弹性很小的人、对黑白是非有着明确的划分。连情报老板这样没有行大恶、甚至时常暗地关怀他的角色,他也屡次与之划清界限。组长早就告诫过他:世间需要英雄,但过度的英雄与怪人无异。但石川却始终不懂,世界的规则不是非此即彼的。丝毫不愿在道义上越界的他,最终只能也必然越过规则的边界。 可能有人会支持情报老板的发言:要对抗绝对的邪恶,只能成为绝对的正义。石川是为正义而杀人的。但如果观众在看到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凶手被主角手刃的大结局时还尚能记起第三集那个死于复仇的整容男案件,也许会觉得不寒而栗。那一集的受害者年轻时曾杀害一对母子、后被复仇者杀害。破案后说嫌疑人说:“那家伙本来就该死。”石川在内心反驳:绝对没有人理应被杀。这个案件从客观结果上来看,与大结局一案没有任何区别:同样都是杀人犯、同样无法被法律制裁,有的只是主观上的不同。但石川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委实是越界了。难道因为公义无法惩罚、选择私刑就是道德的吗?掌握真相的个人就有权利处置凶犯的命运了吗?如果是这样,匡扶正义的全部内涵就变成了惩罚罪犯。可是正义是这样的吗? 编剧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说:有强光照射的地方必定会有浓重的阴影,正义与邪恶相克相生,不能够单独存在,如同硬币的两面。为此,不仅要传播正义,也要面对、畏惧不义,更要学会尊重灰色地带的客观存在。某种程度上,我非常赞同大森南朋在最后一案中所表达的:绝对的正义和绝对的邪恶不仅是对手、更是一样的。就如同24点和0点,看似是前一天的结束与后一天的开始,但它们在本质上就是同一个时间。 “你是什么时候与邪恶为伍的?什么契机?” “那你是什么时候与正义为伍的呢?”对于无差别论的拥趸来说,这个问题太好笑了。 绝对中立者的我抵触一切纯粹的东西,我心中的正义在于温和、宽厚。激进的正义会培育邪恶。 最后来说(发)点(点)轻(神)松(经)的好了。Border的配角选的非常用心,古田新太、大森南朋这样的黄金配角就不用说了,我知道导演想要塑造成大智若愚的天才但每次他们出现我都OS“好萌好有爱!”的程序员二人组一唱一和一击掌的怪诞搭配被我的程序员基友评价说是黑客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宫藤官九郎挤着三角眼可怜巴巴地出现时我就知道这部剧的严肃走向不知道要被歪到哪里去了,果然是个贱兮兮又忍不住让人觉得“唉贱一点就贱一点吧我勉为其难安慰他一下”的角色;每一集的嫌疑人也都是豪华阵容啊。丸山智己这次怎么看都像是李狗嗨里他演的那个角色的双胞胎,一股中二气息扑面而来;以及小柳友你为啥不红啊……除了身高不典型其他都典型的东瀛帅哥!你这个身形气质加入他们警视厅大长腿三人组没有问题啊朋友,为什么想不开当要凶手?最后要提名一下我一见(也许并不是一见、只是我没有印象了)钟情、但却莫名希望他和波瑠在一起的青木崇高(后来看了一下果然也是大阪人,我和大阪是有什么命中注定的缘分吗…):真是又蠢又帅又正直又可爱令人爱不释手(误)。结了婚也要多接戏好吗!我真的很爱你这样的糙汉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松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光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韦德体育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是两极和其他,都以给石川的圈套

上一篇:二〇一四秋冬新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